國產手機倒閉有很多死法 iuni窮死了

2016-06-28 20:07:05 來源:騰訊科技

作為一家初創手機品牌,iuni在過去不到3年的時間里換了3個老板,但市場只給了iuni總共3次換人的機會。

2015年8月份,iuni第三次換帥,童合心臨危受命成為新任CEO,可能很多人不知道的是,童合心還有另一個身份——iuni創始人之一。

隨后不到1年時間里,iuni重整旗鼓,打著“純簡白”的口號,再次加入到國產甚至是海外市場的競爭當中,只不過這種局勢連1年時間都沒有維持下來,這家由金立投資,但卻保持著獨立運營的互聯網手機品牌,被傳出了破產清盤的消息。

人事變動犯了大忌

iuni之前,已經有手機廠商先后倒下,這其中既包括諾基亞這樣的百年巨頭,也包括夏新、天語這樣曾經在中國市場紅極一時的本土品牌,當然也還包括大可樂,100+這樣的互聯網品牌。

互聯網消費調研中心近兩年發布的《中國國產手機市場研究年度報告》顯示,國產手機廠商規模在不斷縮小,截至2015年10月,智能手機市場參與競爭的廠商,最低時僅有59家。

國產手機市場進入了寒冬,洗牌是大勢所趨,但iuni的問題還得加一筆失敗的人事變動。

一家初創手機品牌連年換帥,這在手機行業當中并不多見,而換帥的直接導致企業品牌定位的頻繁改變。

從最初的“有品青年”到后來的“女性手機”再到“純簡白”,這樣的變動既會導致市場和投資人的不理解,也會沖擊到粉絲群體的價值觀,甚至可能連自己的員工都搞不清楚,iuni是一個什么樣的品牌,又會堅持多久?

童合心回歸時,員工們在嘀咕,“童總,我不希望今年給你開歡送會”,這實際上也反映出了內部員工對管理層頻繁變動的迷茫和安全感的缺失,用比較洋氣的詞形容叫做,“軍心不穩”。

對于定位和發展方向的變動,童合心說“我不甘心”,因為最開始“生來純凈、不忘初心”等方向,就是創始團隊一起定下的,但最后卻因為自己的個人原因離開,而未能堅持下去。

犧牲了太多利潤

利潤微薄甚至是負利潤已經成為國產手機行業共同面對的問題,一些廠商公開表示,“賠錢做手機”。

這方面最典型的代表是樂視, 去年樂1S發布會上,官方公布BOM成本,每臺設備賠211.6元,而根據樂視2015年12月份公布的78萬臺銷量,當時樂視1S這一條產品線,就搭進去1.65億元。

相比之下,iuni也擺脫不了硬件賠錢的尷尬,而這也是為了一炮而紅,強調性價比的代價。

2014年,iuni率先在產品上引入2k分辨率屏幕,正式推出iuni U3旗艦,搭載驍龍801處理器,1300萬像素后置攝像頭,電池容量為3000毫安時,3GB RAM和32GB ROM,而這樣的配置,價格卻只有2000元,而當時的2K分辨率產品,價格基本上都在3000元以上。

當時的CEO何驍軍說過,“硬件成本手機賠錢的,所以要走量來提升供應鏈方面的議價成本,同時延長生命周期”。

iuni u3犧牲了多少利潤,可以對比一下2015年8月份發布的zuk z1,這款產品屏幕不及iuni u3,處理器一致,攝像頭和電池以及存儲做了加強,而這臺晚了近1年上市的產品,售價卻是1799元;再對比發布相對早一點的錘子T1,處理器和iuni u3一樣,屏幕只有1080p分辨率,其它方面甚至還不及iuni u3,售價則跑到了3000元以上。

樂視硬件賠錢,卻在生態上嘗試獲得營收,賈躍亭在接受采訪時曾表示,“樂視會從后續的源源不斷的服務當中,能夠拿到合理的企業利益”,但生來純凈的iuni卻沒有這樣的機會,拒絕預裝的做法直接堵死了靠ARPU值后向收費的可能。

童合心回歸的時候,也嘗試著改變這個局面,iuni N1線下品鑒會,童向高通吐了一肚子苦水,號召中小廠商放棄高通方案,盡管理由是無法保持系統更新節奏,功耗和性能也不夠好,但實際上,在調整的過程中,iuni沒有告訴外界的是,從拉高通來站臺到投入聯發科的懷抱,壓縮硬件成本也是轉變的原因之一。

互聯網品牌又打到了線下

iuni的創始團隊們在一開始就力圖撇清和金立的關系,對于金立,iuni只認投資方和社會服務渠道。

品牌發布會上,何驍軍在接受采訪時曾表示,“iuni不是金立的子品牌,金立只是iuni的投資方,iuni一切都是獨立的,包括人員構成,品牌運營等”。

關鍵性的渠道資源上,iuni選擇了第三方,而放棄了金立,也正是此舉,讓iuni陷入了巨大的被動。

2015年,電商渠道的強勢崛起在不斷的對手機品牌自有渠道進行分流,越來越多的互聯網品牌都在嘗試轉型,典型的趨勢就是向線下渠道擴張,在這方面小米、聯想等廠商都做了不同程度的嘗試。

作為互聯網品牌的代表,小米老板雷軍在2月份的發布會上就表示,“未來將把小米之家由服務店升級為線下零售店,并拓展至全國200只300家的規模”。另外,小米也已經和迪信通等零售渠道展開合作,嘗試店中店的銷售模式。

與此同時,聯想也于去年開啟了線下渠道的整合,并在今年將旗下互聯網品牌ZUK收回,由聯想移動業務集團負責,未來ZUK手機將會和聯想的PC、樂檬手機、摩托羅拉手機一樣,進駐聯想線下渠道。

iuni的尷尬是,撇清和金立的關系的做法,使得在渠道資源上得不到支持,無法共享金立搭建起來的社會渠道,而基于線上渠道的固定套路,又限制了iuni銷量的提升。

在線上,iuni不多的渠道合作是和京東簽署JDPhone計劃,但加入JDPhone計劃的廠商,都沒有在這項合作中拿到喜人的成績,這方面也沒有什么耀眼的數據,倒是今年以來的京東包銷計劃很有聲量,比如樂視和京東簽署的600萬臺包銷,360則是拿到了400萬臺,遺憾的是,iuni作為比較早加入JDPhone計劃的品牌,卻未能趕上這一波包銷計劃。

找不到融資的iuni窮死了

iuni低調的“死了”這讓人感到意外,更讓人意外的是iuni的直接“死因”——窮死的。

盡管官方從未透露過金立在iuni身上砸了多少錢,也沒有介紹霜梅入主iuni的時候,帶來了多少的投資,但可以肯定的是,燒了3年的資本之后,iuni的現金儲備不夠了。

一位接近iuni的前員工表示,“iuni之前的一些錯誤耗費了大量的資金,現在的老板不給批錢,什么也做不了”。

對于iuni來說,最大的困境是走內部集團不批錢,找外部投資又各種碰壁,據了解,在像霜梅這樣找外部投資這件事情上,傳聞集團內部開的條件太高,期間,也有傳聞iuni將被360收購。

作為資方,金立不追加投資的核心原因,是因為金立本身正在忙著轉型,這個過程一方面需要大量了資金投入,另一方面還涉及到金立品牌的長遠發展,擺在金立面前的是,急需改變自身的市場地位和品牌形象,而不是搭手去盤活iuni。

今年2月份,金立在MWC展會上召開新品發布會,正式推出新旗艦S8,同時公布全新的Logo和“科技悅生活”的slogan,嘗試逐步的擺脫過去劉天王時代那種“金品質、立天下”的老舊形象。

據了解,過去兩年時間,金立先后投入在市場方面的資金超過8億元人民幣,劉立榮還表示,未來將持續投入10億元資金來推廣品牌,停止對iuni的追加投資,實際上就是戰略放棄——金立選擇了把希望放在了自身的轉型之上。

一個更令人唏噓的傳聞是,iuni今年的兩款新品都已經研發出來了,不過由于品牌遭棄,“新品估計要給金立用了”。

責任編輯:李佳佳

可以三个人的麻将软件 庞大集团股票分析 股票行情大盘走势 河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广东36选7历史开奖号码 南京外汇配资公司 甘肃11选5推荐专家预测 宁夏十一选五彩票app 四川快乐12开奖结果走势图手机版 贵州快3计划 上海投资理财平台